今年在成吉思汗陵查干苏鲁克春祭大典之际,将举办“《我心中的成吉思汗》2014成吉思汗文化成陵特展”。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草原人民的心中是圣祖和偶像,他是慈父,他是圣人,他是战神,他是长生天的使者,他还是

今年在成吉思汗陵查干苏鲁克春祭大典之际,将举办“《我心中的成吉思汗》2014成吉思汗文化成陵特展”。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草原人民的心中是圣祖和偶像,他是慈父,他是圣人,他是战神,他是长生天的使者,他还是海东青的化身,他在世界各国人的心中有着不同的敬仰和不一样的情怀。本次展览,展出的绘画作品出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域的蒙古族艺术家,他们以各自不同的视角和触动心灵的笔触,创造出风格迥异,色彩纷呈,属于每一个人心中的圣祖形象。除绘画作品外,还展出了表现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祭祀文化的古代文物和珍贵艺术品,更丰富了本次展览的主题和内容。

2014缅怀千年风云人物的丰功伟绩,《我心中的成吉思汗》巡展是值得关注的文化活动。

《我心中的成吉思汗》2014成吉思汗文化成陵特展将于4月18日启动,参观者还有机会获得限量纪念品。

成吉思汗(1162—1227),世界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姓孛儿只斤,名铁木线年,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高原各部落,建立了大蒙古国。成吉思汗及其后继者建立了元朝、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金帐汗国、伊儿汗国等诸多汗国。蒙古游牧文明不仅继承了北方游牧民族行国的传统,而且还创造性地发展了游牧文明的各种社会组织制度。成吉思汗建立了驿站制度,倡导自由贸易精神,横跨欧亚大陆的大蒙古国的建立,使东方的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与西方的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直接搭起了沟通的文化之桥,从政治、军事、经济、贸易、文化、宗教等各方面产生了广泛的交往和深远的影响,对于各民族相互了解和相互信任、互通有无、共同促进和发展人类的文明创造了深厚的物质与精神条件和基础。

成吉思汗不仅是游牧民族伟大的英雄,而且他还是游牧人信仰和精神力量的源泉。蒙古游牧文明的精神实质充分体现在圣主成吉思汗“以法治国” 、“以德治世”的哲学思想当中。大札撒是蒙古帝国的最高道德水准、价值体系和国际法的准则。忽里勒台是蒙古帝国的公议共和的会盟形式。扎儿忽赤制是蒙古帝国的社会秩序的执法体制,政教并行是蒙古帝国政治与宗教制衡的的治世方略,怯薛制、那可儿制、千户制是蒙古帝国运行的军事制度,古列延制、鄂托克制、努图克沁制是蒙古游牧社会的基本制度。大元蒙古“自封建变为郡县,有天下者,汉、隋、唐、宋为盛,然幅员之广,咸不逮元。汉梗于北狄,隋不能服东夷,唐患在西戎,宋患常在西北,若元,则起朔漠,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故其地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大元蒙古时代以气吞山河、兼容万物、海纳百川的大气度和大手笔开创了一个多元文化互动并存的世界格局。它把文明、基督教文明、佛教文明、儒道文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绿洲文明、海洋文明、森林文明、渔猎文明集于一身,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历史的向前发展。震撼世界的圣主成吉思汗把构建和谐社会作为自己一生的政治诉求,现代文明的国际法准则和自由贸易精神深深地植根于成吉思汗所开创的中世纪的人类历史时代。

英雄主义精神是蒙古游牧文明的永恒主题,蒙古民族拥有300余部英雄史诗,英雄史诗和民歌是游牧蒙古人心灵的两只翅膀。崇拜英雄和争当英雄是游牧文明的灵魂。蒙古英雄史诗不仅是游牧文明独特的社会构型,而且是最重要的文化资源和财富。在每一代人的口承相传中经过不断的重复和制造,塑造了游牧人特有的文化模式、价值观,并且还塑造着他们独特的人格类型。就像我们在浩如烟海的蒙古英雄史诗中看到的那样,在一个充满英雄史诗的文化模式中,人人都争当英雄,不仅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和信仰核心,而且塑造了游牧社会竞争和进取精神。

蒙古民族是英雄辈出的民族。它拥有众多世界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崇拜英雄、热爱英雄、赞颂英雄是游牧民族传统文化的最基本的特征,只有英雄才能长久地留在游牧人民的记忆和心中。在成吉思汗时代,英雄巴特尔一词已经在游牧社会中成为一种崇高的称号、尊号和职号,就像英雄史诗中出现的巴特尔、莫尔根和可汗。英雄主义精神是蒙古游牧文化的永恒主题,萨满精神英雄,江格尔文化英雄,成吉思汗历史英雄。精神英雄和历史英雄的历史逻辑的统一是由蒙古传统文化的基本构型英雄时代的英雄崇拜所决定的,它是游牧人具有鲜明个性和风格创造历史的形式和模式。

马背是游牧民族的摇蓝,古老的蒙古格言说:“马使蒙古人拥有了世界。”游牧民族,在马背上搭载了自己的文化、知识、信仰和传统。游牧人在马背上建立了自己的帝国、军队、人生和社会秩序。马赋予了游牧人财富、性格、光荣与梦想,马背孕育了游牧人的英雄主义精神和开放精神。骏马和英雄是蒙古人永恒的主题,它也是草原游牧文明的漫漫古歌。

成吉思汗创建的“长生天的气力里,大蒙古可汗圣旨”的政教并行的辩证哲学和治世原则,成功地解决了神权与政权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成吉思汗以大札撒(法律)把汗权规定下来,成为永恒的定制。

诚信是游牧民族交往的基本价值观,它包括自信和对他人的信任和尊重。自我诚实是相信他人诚实的先决条件,他人诚实是建构一个信任和安全社会环境和氛围的基础。游牧社会极为鼓励相互信任和自我开放,从而建构了一个相互依赖和公共参与的社会。从而使茫茫草原出现了夜不闭户和拾金不昧的优良道德传统。

蒙古人的价值观中以诚信为重,极力推崇诚信、以诚立命、以信立行、以忠誓盟的价值核心重塑了蒙古的民族性格和文化心理。这是游牧文明的基本特征,游牧的分散性和战争的经常性决定了蒙古人必然以诚信为最高道德水准,以诚配天、以信取天下。“最敬者笃实不欺,最喜者胆力出众,其最重者然诺,其最惮者盟誓。伪则不誓,一誓,死不喻也。”这一段史料,高度概括了游牧的蒙古人的价值观和审美取向。他们推崇诚实、勇敢、信任和盟誓。一旦盟誓,很少违约,若有一方违背了誓言,就意味着他威信扫地,很难在草原上有立锥之地,甚至使他自己就去死。就像扎木合被成吉思汗打败以后,他只求一死,原因就是违背了曾经与安答铁木真说过的话。“因为在蒙古人的习惯中,通常没有类似的奸媒,特别是在成吉思汗及其家族的帝国的幸福时代,所有这样的事被认为完全不可思议。”

游牧社会中的牲畜作为财富和价值,广泛应用于他们的社会生活各个方面,诸如缔结婚姻,以牲畜作为财产和价值赠与聘礼;祭礼神灵,作为供品和祭品,宰牲献祭;付诸于法律,以罚畜为计为据;运用于贸易和交换。成吉思汗札撒中规定:各个国家的使者和外交使节神圣不可侵犯,他们应享受沿途中的种种便利条件,包括衣食住行各方面的照顾和优待。

成吉思汗时期,全世界的学者和技术人员如此大规模地集中到东方的蒙古,从事学术和技术应用研究的事件在黑暗的中世纪是罕见的。蒙古帝国实行不分种族、宗教、民族、性别、语言,以人的才华和能力作为晋升和重用的用人政策和组织原则。像契丹人塔塔统阿、耶律楚材、耶律留哥,汉族人史天泽、赵壁、刘秉忠、吕文焕、廉希宪、崔斌、许衡、姚枢,吐蕃人八思巴,色目人桑哥、阿合马、瞻思丁、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孟高维诺、鄂多里克、马黎诺里,波斯人拉施特哀丁等人都曾在蒙古帝国的不同时期显赫一时,有的人甚至权倾四海,是朝廷的命官和重臣。 他们把游牧人的开放精神发挥到极至,从而极大地影响了其后人类的发展历程,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互动奠定了坚实的历史基础。

蒙古民族在八百余年的历史文化变迁中,始终弘扬圣主成吉思汗“以法治国” 、“以德治世”的优秀文化传统,不断吸纳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与其他民族和睦相处、共存互动,形成了蒙古民族的民族精神。鄂尔多斯蒙古人作为蒙古皇家祭祀文化的体现者更多地继承和发展了圣主成吉思汗“以法治国” 、“以德治世”的优秀文化传统,他们与其他各民族和睦相处、热爱和平,兼容游牧与农耕两种文化,充分体现了大和谐的价值体系和文化理念,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与多元文化共生互动的世界格局中,找到了生命之根和发展之路,践行着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的改革实践。

成吉思汗尊重和倡导民族文化的多元性、承认和容忍民族习俗的差异性、宽容和保持世界宗教的独特性、促进世界自由贸易的互动性、坚持和推进人类社会的开放性、争取和增进人类的互信性,从而创造了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它使人类有了更多的选择。文化创造力、文化互动和传承成为世代风尚。世界拥有了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成为滋养和创新文化艺术表现形式的不竭源泉,开启了世代艺术家无限的想象力和激发了世代艺术家无尽的创作灵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