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土耳其和乌克兰关系不错,然而俄罗斯的“阳谋”也让土耳其对乌克兰下了手。

10月9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表示,塞尔维亚已经成为天然气过境国,这归功于俄罗斯主导建设的巴尔干流天然气管道,因为这条管道的建设和通气,塞尔维亚不但成为了过境国,自己的天然气需求问题也被解决。巴尔干流天然气管道过境塞尔维亚向匈牙利进行天然气运输,每年总量高达45亿立方米,合同期限15年。

塞尔维亚此前的天然气需求都是从乌克兰过境而来,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关系急剧恶化,俄罗斯展开了绕开乌克兰输气的计划,这个计划下不但有巴尔干流天然气管道,还有著名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

如果说以前乌克兰还可以以过境要挟俄罗斯做出妥协,现如今,还过不过境乌克兰输送天然气的决定权已经停留在俄罗斯的手中。乌克兰在天然气输送问题上,已经没有筹码可用。乌克兰和俄罗斯闹到这般地步,至少在天然气过境问题上,乌克兰是懊悔不已,毕竟年度约有30亿美元的过境费,未来这笔钱恐怕会减少。

俄罗斯这几年的天然气战略,无疑是完全符合俄罗斯自身利益的,避开乌克兰这个是非之地,加强和西欧合作,俄罗斯的目的达到了。

有意思的是,巴尔干流天然气管道不过境乌克兰,却是在土耳其接过去的。可见,土耳其-乌克兰的关系可不是那么牢不可破。虽然土耳其和乌克兰之间达成不少军事领域的合作,比如联合造军舰,分享雷达技术等等,但是在现实利益面前,土耳其除了嘴上喊喊支持乌克兰,在巴尔干流天然气管道上却没有反对俄罗斯的立场——绕开乌克兰。

实际上,为了自己利益不惜牺牲盟友利益为代价也不止土耳其一家,美国也一样。

俄罗斯总统普京面对欧洲出现的“能源危机”两天前表示:“我们准备进一步增加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

普京表态后,天然气价格立即下跌 20%。 然而就在此不久后,美国国会作出回应:“必须对北溪二号实施更多制裁,欧洲不应依赖俄罗斯”。

接着,天然气价格上涨创下历史新高。很显然,美国就是不希望欧洲买低价的俄罗斯天然气,毕竟美国也是天然气出口大户。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对于欧洲出现天然气危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武契奇表示,欧洲的天然气危机是由于欧洲国家没有及时与俄罗斯签署长期天然气供应合同而引发的。说白了,如果德国早早和俄罗斯完成北溪-2号天然气能源线建设并且通气,相信欧洲也不会出现天然气短缺这种事。

目前北溪-2号虽然建设完毕,但是仍然还没通气,这需要等德国的批准。而就在这么关键敏感的时刻,欧洲出现了天然气供应不足问题。英国把这个问题归咎于俄罗斯的“自导自演”,以此来胁迫德国尽快开启北溪-2号。

英国现在很积极,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10月7日晚警告称,欧盟批准该管道将产生“重大的安全影响”,一位英国发言人表示:“虽然北溪2号项目不会直接影响英国的能源安全,但是可对中欧和东欧国家产生严重影响。”

①、目前北溪-2号的压力,依然来自美国,如果美国不阻挠,北溪-2号早就完工通气。目前美国国内对拜登施加的压力很大,称拜登关闭了加拿大通向美国Keystone XL的能源线号能源线上向普京“投降”。所以,美国应该还会阻挠一段时间,但是很难改变结果。

②、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已经建设完毕,无论是对德国还是对于其他参与该项目的欧洲国家而言,至少从短期来看经济上只会受益,而在长期来看,无论是欧洲购买谁家的天然气,不都会面临一定的影响?

③、目前欧洲马上就要进入冬季,而在关键时刻,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不足,唯一快速的解决方案就是批准北溪-2号天然气通气,这个方法可以说就摆在眼前,就现实利益而言,德国只要拍板,西欧的天然气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所以德国反对北溪-2号通气的可能性太小了,与其冬天被冻,怎么选择不是一目了然?

④、虽然美国一再向欧洲推销自己的液化天然气,但是其价格相比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要高出至少30%,这对于欧洲能源问题十分不利,高昂的天然气只会增加欧洲国家的经济成本,让欧洲的生活、生产成本提高,并不符合欧洲的利益。

按照道理,伊朗的天然气储备和俄罗斯有的一比,然而伊朗的天然气却没有大量出口欧洲,这是为何呢?

①、伊朗的天然气,缺乏长远的出口战略规划。目前,伊朗天然气主要的使用局限在国内。国内消耗了其国内生产的天然气2440亿立方米;令德黑兰担忧的是,伊朗天然气出口量仅占国内总消费量的 7%。换句话说,尽管伊朗拥有大量储量,但其消耗的天然气几乎是出口的13倍。

②、伊朗的能源出口受到美国的制裁,美国也一再要求欧洲不许购买伊朗的石油天然气,这导致了欧洲和伊朗之间的能源战略合作十分有限。说到这不得不说,美国真的很有意思,又不让盟友买这家的,又不能买那家的,感情都得加价买你家的?

③、伊朗的天然气如果出口到欧洲,会和俄罗斯形成能源竞争,而俄罗斯一直强调自己在和欧洲能源合作中的主导地位,伊朗很难打破常规去和欧洲合作,而不顾俄罗斯的感受。毕竟,在针对美国问题,中东区域问题上,俄罗斯和伊朗有着很多共同的利益,这也是导致伊朗很难制定长期出口天然气到欧洲规划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内部原因到外部原因来看,欧洲从伊朗购买天然气只存在供需方面的可能, 但是却缺乏实际交易的可行性,这背后涉及到了俄罗斯与欧盟,美国与欧盟之间的各种利益平衡。所以,目前对于欧盟而言,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是最稳妥和现实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