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時節,迎著冉冉升起的一輪朝陽,傲然生長在阿壩高原上的玫瑰花競相次第綻放,那鮮艷美麗的花朵一簇簇挨著一簇簇,開得姹紫嫣紅,開得婀娜多姿,著實令人目不暇接。尤以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散發出醉人心脾的縷縷清香,扑面而來,飄逸四方……

2021年歲末,四川日報全媒體發起的“追光2021”天府人物推介活動啟動后, 立即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熱情參與。全省183個縣級融媒體中心聯動響應,數十個省級部門、單位攜手,大家一起共同尋找那些溫暖四川的平凡英雄。

在20多天的報名時間裡,活動組委會共收到300多位報名者的資料。他們當中,有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者,有鄉村振興一線親歷者,有為國爭光的奧運健兒,有駐村幫扶的工作隊員,有英勇救人的普通人,有自強不息的奮斗者,還有……

經活動組委會初審,53名事跡突出的報名者最終脫穎而出。他們當中一位被叫著“高原玫瑰姐”的小金縣達維鎮冒水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陳望慧,憑著帶領本村及鄰村培育優勢產業,種植高原玫瑰,讓鄉親們實現了脫貧增收,走出了一條生態脫貧之路,當之無愧地成為了“追光2021”天府人物推介活動正式候選人之一。

隆冬時節,天降瑞雪。2022年元月14日,在小金縣新橋鄉龍王村地界的一塊水泥壩子上,小金縣夾金山清多香野生資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小金縣清多香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正在舉行“2021年度玫瑰花款現場發放儀式”。來自全鄉6個行政村的數百戶玫瑰花種植群眾喜笑顏開。戶主們手裡拽著的數千上萬元沉甸甸的玫瑰花款,熠熠發光,讓那烙有高原紅印記的張張臉龐露出燦爛的微笑。人人都沉浸在豐收的喜悅之中,此情此景,其樂融融,溫暖著所有人的心窩窩。

從2014年在共和村開始試種高原玫瑰600株大馬士革品種至今,全鄉6個行政村,種植面積增加到4000余畝,產量達37萬公斤,實現產值達490余萬元。

這無疑是該鄉依托優勢資源,合理進行產業規劃布局,精准實施農業產業扶貧項目,使玫瑰產業從無到有,逐步壯大,讓紅彤彤的玫瑰花成為老百姓心中名副其實的“致富花”“幸福花”,玫瑰種植產業成為了當地鄉村振興的主導產業之一。

“玫瑰花到底能不能見錢?我當時心裡著實莫得數!”回憶起當年的往事,時任共和村村委會主任的吳定勇說:“2014年初,在縣鄉各級領導的關心支持下,我們從原縣扶貧移民局爭取到了一個100萬元‘大骨節病’扶貧項目,根據項目要求,資金隻能發展種植業。可此前嘗試性種植大黃、寬葉羌活等地道中藥材均未取得成功,到底做個啥產業合適,一時半會兒拿不出一個好主意!可是咱們村又不能這麼白白浪費了產業發展的好機會!於是,我經過多方走訪,打聽到達維鄉的高山玫瑰種植已經獲得成功,老百姓掙到了錢!想必我們這裡也適合種植!結合村子土地肥沃、日照充足等植物生長的有利條件,就打算引進玫瑰示范種植!”

吳定勇說,這件事經村兩委集體商議決定,再通過曾在達維鄉供職的鄉黨委書記汪玉春的溝通交流、牽線搭橋,自己心頭就有了“打米碗”(有了底)。主意已定,說干就干。他立馬乘車去拜訪了陳望慧。經過與熱情好客、也正在尋求產業發展的陳望慧簡短交流,迅速達成共識,立馬以每株1元的價格自費購買了600株玫瑰秧苗回到村裡試種。

其實,吳定勇當初主動尋找產業發展項目,試種玫瑰的願望,真的不是一時興起、盲目從事,的的確確是結合自身實際,想為老百姓做一件有意義的實事。

區位坐東向西,山勢相對平緩,晚陽照射到天黑,地塊偏大且土壤肥沃……如此優越的自然條件,相信就是當初共和村村兩委決定試種高原玫瑰最充足的理由了。

2015年,共和村從達維引進的玫瑰種植獲得了成功。但是玫瑰花能變錢?坦率地說,就村兩委干部及老百姓而言都不敢說狠話。但是,國家的項目支持已經落地,成功還是失敗都務必行動起來。

在新橋鄉政府的大力關心支持下,全村實施500畝(實際實施了346畝)玫瑰示范種植的項目迅速成型,種植的序幕就此拉開……

雖然村兩委用其中的40萬元購買了苗木,27萬元無償用於農戶種植補貼(每畝730元),其余部分用於完善飲水灌溉等項開支,為了讓老百姓增強責任心,每畝種植自籌100元(后全部如數退還)。但是,毫不掩飾地說,當初這100多戶報名種植的農戶,有一半的人家是沖著那幾百元的種植補助而來,因為他們心裡對幾朵花花的玫瑰,是否能真正帶來豐厚的經濟效益,實在不報多大的希望。所以,全村就二、三組的部分群眾勉強響應。

“哎!說白了,當初就是看到那點補助錢的嘛!”年近七旬的田銀久如實說:“前幾年,我們一家人都出門打工掙錢去了,聽說村裡要種植玫瑰,每畝還有幾百元的補助。反正土地都差不多沒有好好耕種了,栽起玫瑰等它長,有收入就好,莫得收入也沒有折本!”

是的,當時心裡是這樣盤算的,至於后來會發生驚天巨變,他也根本沒有去想過。2015年,他把8畝承包地全部栽上了玫瑰,因為疏於管理,第二年的收入才2000多元。這個回報比起外出務工的收入實在是少了許多。此刻的心裡還是沒有對玫瑰花寄予多大的希望。可就在這個時候,因為一場大病,止住了他外出務工的腳步。眼看在荒草叢中的玫瑰苗萎靡不振、奄奄一息,他深感愧疚,自言自語地說:“唉!早曉得就該在家裡把玫瑰經營好,興許能多賣幾個錢!何況自己的年齡一天天大了,出門掙錢不是那麼輕巧的事情了!”

就這樣,他養好自己的身體之后,與家人一道,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玫瑰的田間管理上。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年就賣了20000元。從2000元到20000元這個質的飛躍,讓他們全家倍感欣慰,種好玫瑰的積極性頓時倍增!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全家不管刮風下雨,不分白天黑夜,該下地的時間就下地,灌水、上肥、修枝……總是加班加點如期完成各項任務。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照顧好那一片玫瑰花哦!”

高原的風總是時急時緩,高原的雨總是有大有小,高原的雪總是豐盈、潔白,高原的土地總是不厭其煩地接受著風雨雷電的洗禮。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高原人的高原,就這樣無怨無悔,努力滿足著依附它生存的生靈們的心願……

幾分勞動幾分收獲,有付出就有回報。田銀久家2020年的玫瑰收入就飆升到了70000余元,一舉躍居全鄉玫瑰收入排行榜之首。在政府的關心支持下,他還將自家的幾間土坯房徹底翻新。腰包鼓起來了,住進寬敞明亮、干淨整潔的新房子,讓全家人的心裡感到十分舒坦,尤其是當一年年金秋時節之后,他手裡都能拽著沉甸甸的玫瑰款。面對電視台記者鏡頭的時候,他黝黑且爬滿皺紋的面頰堆滿笑容,雙眼皮瞇成了一條縫,讓已經“下崗”的一顆門牙暴露無遺……

毋容置疑,這正是村民所說的那樣:“圍到玫瑰轉,硬是聞到了玫瑰的花香!還嘗到了玫瑰的甜頭!”

落在臉上的溫柔,是那三月裡的小雨﹔留在心頭的甜蜜,是那夏日裡盛開的玫瑰花。高原的細雨似煙、似霧,似輕紗朦朧著山崗和田野﹔高原的玫瑰花似姑娘的臉蛋——黑裡透紅,粉紅色花瓣兒瀟洒質朴,送來陣陣泥土特有的迷人芳香,給人以不竭的清爽和滋潤。

2021年,雖然受疫情及銷售市場的影響,收購價格從原來的晴天10元/斤,雨天8元/斤,分別相應降低了2元的收購價格,但是共和村二組劉成林家的9畝地,依然獲得了66000余元的好收成,躍居全鄉第一名。

面對記者的採訪,劉成林道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年過半百,上有老,下有小。妻子體弱多病,出門掙錢也不容易。雖然玫瑰花種植的的確確收入是種植糧食的好多倍,但是付出的勞動也不少。特別是夏季採摘花骨朵的時節,半夜三更就得下地摘花,不管刮風下雨,電閃雷鳴,都得帶著頭燈圍著那一片玫瑰地轉悠,等到天明十分把當天的花骨朵摘完,差不多人都要累癱了!可不管怎樣,累了也值得!這樣聞著玫瑰花的清香,心裡舒坦﹔自由自在地干活,比出門賣力氣掙錢穩當得多哦!”

末了,他還坦誠地補充道:“唉!要是沒有共產黨的好政策,就在家門口有這麼好的經濟收入,是根本不可能的!”

“沒有想到,真的是八輩子都沒有想到自己家裡這幾朵玫瑰花,能賣到這麼多錢!”年逾花甲的喻福良是村裡種植玫瑰的能手,當他一次次接受縣、州、省或中央電視台等各級媒體記者採訪的時候,說得最多的就是這番話:“我們這個村確實是個好地方。我們的玫瑰種植獲得了成功,老百姓增收致富了。對於我這個三級殘疾人來說,沒有共產黨的正確領導,沒有改革開放以及精准扶貧好政策,沒有村兩委和‘高原玫瑰姐’陳望慧的關心支持,做夢都想不到能在不到4畝的土地上,每年能夠掏得到6、7萬塊錢!真心感謝共產黨給我們帶來的福啊!”

是的,喻福良說,自己自幼下肢殘疾,行走困難,雖然干一點砌石牆的手藝活還行,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外出務工有許多不方便,加上老伴也是體弱多病,自己把那幾畝地的玫瑰管理好,多多少少總有幾分收成。

他說自己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知道“樹是一朵花,全靠肥當家”“三分栽,七分管”的道理,從2015年開始種植玫瑰,就認認真真地把它當著庄稼一樣來管理,雖然妻子也曾埋怨說:“人家栽玫瑰是看那幾朵花花好看,你栽了玫瑰就莫得糧食了,看你吃啥子?”“莫得糧食吃,我栽的玫瑰就吃玫瑰花!”他就這樣笑著回答妻子,兩個人說說笑笑,吵吵鬧鬧,一年大部分時間都用在玫瑰花的田間管理上。

他說,因為自己曾經在林業隊干過幾年,對果樹的栽培技術有所了解,觸類旁通,想必玫瑰的栽培也是一樣的道理。在小金縣清多香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技術人員指導下,還摸索出新枝狠心“斷尖”修剪的新技術,由此讓次年抽出的新枝的花芽增多,大大提高了每一株玫瑰花朵派生的數量,讓單位面積產量提升一大截。此項技術被廣泛推廣運用到全縣玫瑰種植基地,讓廣大種植戶普遍受益。

而當初他對玫瑰栽培的執著,還引來身邊不少人的閑言冷語。對別人的評頭論足他充耳不聞,就一門心思種好玫瑰。功夫不負有心人,自己辛勤栽種玫瑰第二年,近4畝地裡就淘到3000元﹔第三年的收入則足足翻了10倍,達30000余元﹔到2019年,再次刷新產值——創收達71000余元,創造了家鄉單位土地面積經濟效益歷史最高記錄。

“共和村的玫瑰喜獲豐收!喻福良登報、上電視啦!”就像玫瑰花溢出的縷縷清香,連續不斷地向四周擴散、擴散……十裡八鄉捷報頻傳,喜訊連連。他就這樣成為了一名致富能手,各級媒體追蹤採訪報道的先進典型。是的,他不但在縣電視台、省州各級媒體頻頻亮相,就是央視相關頻道也不時能見其接受採訪時候,歡快活躍在那一片玫瑰花海的身影。

看到他付出了勞動得到了回報,很多人就跑到他地裡來取經,有的還請他去自己地裡實地指導。他不講任何代價和條件,皆是毫不保留地傳授經驗。

就這樣,在他及田銀久等農戶的帶動下,全村種植戶的積極性迅疾增長,全鄉民眾也迅速行動起來,紛紛加入到購買苗木、除草、修枝、灌溉、施肥、殺虫的勞動隊伍中來——山鄉村寨這片熱土地上,掀起玫瑰種植的熱潮!

1972年就開始擔任大隊會計的共產黨員胥洪清,去年剛剛卸任,平時不善言辭,當談及他離任前這48年多來的親身經歷時,深有感觸,激動不已。

他說:“我們村的糧食畝產,在歷史最好時期的產量就是500來斤。拿現在的市場價格來計算,產值也才500多元!與這幾年玫瑰花最高畝產的經濟效益來比較,就相差太遠了。一句話,產業轉型,人人受益,這實實在在給廣大老百姓帶來豐厚的福利!”

夾金山下的“高原玫瑰姐”陳望慧,苦心經營的小金縣清多香野生資源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小金縣清多香玫瑰種植專業合作社,走“公司+基地+農戶”企業發展模式,因其產業拓展地共和村的玫瑰種植大獲成功,為自己的企業注入一片生機而喜上眉梢。

雖然她創業之初掘到的第一桶金是在自己的家鄉達維冒水村,如今企業加工廠也在本土,但是,當她第一次踏上共和村這一片土地的時候,目睹群眾的種植積極性,收獲到全縣質量最佳的優質玫瑰花之后,儼然就把這裡當成了自己拓展產業,增加經濟效益的“伊甸園”。

原來,當初吳定勇主動引進玫瑰種植的時候,僅僅是做一個嘗試。沒有想到,兩年之后,共和村的玫瑰長勢出乎自己的預料,而更為神奇的是,這裡出產的玫瑰花質量較其他任何一個地方同等容量要多2-3斤。這就說明其富含的精華成分——汁液濃度大,利用價值更高。

為此,共和村的玫瑰收購價格要略高於其他地區。這也是共和村老百姓效益節節飆升的重要因素之一。

玫瑰種植技術、深加工、銷售渠道、玫瑰觀光旅游等,能否支撐全縣脫貧攻堅戰的全面勝利,並找到一條可持續發展的生態之路?就在這一歷史關頭,小金縣迎來了重要的牽手伙伴──成都市新津區。新津區扛起對口幫扶責任之后,積極幫助小金縣全面打贏脫貧攻堅硬仗。新津區委領導率相關部門負責人多次奔赴小金縣,特別考察了玫瑰基地,共和村成為全縣40多個種植基地考察的首選地。新津區為小金先后投入600余萬元,打造農旅融合高山玫瑰示范基地、搭建玫瑰產業展示平台、暢通產品營銷渠道,還多次組織農業專家團隊現場指導。與此同時,省內外一些高校也向企業伸出了橄欖枝,達成校企合作協議,建立教學實驗基地。

目前,企業的加工工廠裡面有玫瑰精油生產加工設備4套、玫瑰花茶加工設備3套、玫瑰醬生產線1套,已開發的十幾種產品,遠銷日本、韓國等。產品貨真價實,讓種植戶心裡有數,產業發展也就更有希望。基於此,陳望慧按照縣上的統一安排部署,積極主動將產業鏈有意識地向共和村延伸過來……

近年來,為群眾購買玫瑰種苗提供80多萬元的補助﹔實施玫瑰核心區的建設,政府投入資金400余萬元,縣農牧農村科技局等部門也加大項目和資金的傾斜,投資300多萬元。如今,全面完成了村裡的道路建設、停車場、衛生間、玫瑰收集站點、灌溉和飲水兼顧的不鏽鋼水箱建設安裝……供產業繼續發展的核心區建設初具規模。投入資金110多萬元,增設水源點,鋪設飲水管道6000多米,修建蓄水池8個,基本解決玫瑰的澆灌問題,為產業的縱深推進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玫瑰花艷麗無比,香氣扑鼻,就像自家的孩子。”陳望慧說:“十多年來,我把所有心血都花在玫瑰產業興建與發展,就是希望讓咱們老百姓得到實惠!”她經常帶領技術人員,輪流深入到各基地的田間地頭,與種植戶促膝交流,悉心傾聽意見建議,努力提供技術幫助,鼓勵村民加強田間管理……如今,新橋鄉的種植面積從最初的600株,擴大到共和村之外的5個行政村4000余畝……

為了擴大宣傳聲勢,她有意識地分片區集中發放玫瑰款。集中兌現資金,是一種別開生面、動人心魄的歡快場景。數千萬元嶄新的人民幣整齊擺放成一段段雄偉壯麗的“長城”,讓鄉親們關注的目光,都聚集到那些獲得豐收之后的一張張燦爛的笑臉上,讓鄉親們實現脫貧增收的喜訊,真真切地傳遍鄉裡,飄揚到省內外乃至全國……共和村因此成為小金高原玫瑰成功種植對外宣傳的窗口,成為小金縣、阿壩州,乃至四川省生態產業發展的先進典型之一。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實施精准扶貧和鄉村振興政策的幾年時間裡,當地政府把國家的惠民政策用好用活,新橋鄉所有村組實現了水、電、路和網絡全覆蓋、全順暢、全惠及。順利跨越溫飽線之后,又將發展養殖業及特色產業,作為增收致富的有效途徑。

“這幾年,政府部門的關心支持力度的確很大!”新上任的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馬學強說:“玫瑰產業發展之前,上兩屆村兩委的工作都十分積極主動,上級給予的項目資金支持超千萬元。村道主干線實現了全面硬化,連戶路都基本貫通﹔成功引進了玫瑰種植,給這個生態產業的發展開了好頭。近兩年來,我們的玫瑰產業發展形勢一片大好,縣委、縣政府的關心支持力度也更大了。在鄉黨委、政府的直接領導下,縣農牧農村科技局等相關部門,還有縣定點幫鄉單位的通力合作,村裡實施了幸福美麗新村建設等重大項目。新架設起了被水毀的公路橋梁,村委活動陣地建設、文化廣場、農牧民健身場地一應俱全﹔6.3公裡村道及3000多米通組路全面提檔升級,6000平米入戶路道路質量提升﹔村口建起具有民族特色的大寨門,興建4.5公裡產業路﹔道路安全護欄、太陽能路燈安裝,觀景點建設……再加上玫瑰核心區建設項目的全面實施,鄉村面貌簡直今非昔比,人們的生活水平逐年穩步提高!”

走訪中,談到玫瑰產業給老百姓帶來的福利,馬學強興致勃勃地報出了這樣一組數據:2016年全村總收入近60000元﹔2017年達9萬元﹔2018年為40萬元﹔2019年達到90萬元﹔2020年直接飆升到180萬元﹔2021年依然有所增長,跨過了200萬元大關。

全村160余戶800余畝的玫瑰園,逐年攀升的數據真實有效、實實在在,無分厘虛構,形象直觀地反應出老百姓就玫瑰產業發展獲得的紅利。單就這一項收入,全村700余眾當年人均實現收入均超過2000接近3000元,助力44戶157人的貧困家庭全部摘掉貧困的帽子后,走上了共同致富的康庄大道。

這一些成就的取得,無不令人欣慰!但是,看到成績的同時,也應當感謝全體村民的不懈努力。馬學強說:“當初是村兩委引進了玫瑰種植,但是,大家的積極性都不高,都是喻福良、田銀久等少數村民,還有李富華、胥洪清、李能風、馬林貴、羅明建等村組干部、共產黨員的堅定執著,才讓玫瑰花在共和村這片土地上熱情地綻放起來!”

“而鐵的事實說明,這個產業真的給老百姓帶來了殷實的福利!”馬學強說:“比如咱們二組的劉期明,家中有位年過9旬的老母親,兩個孩子又在讀大學,他們夫妻根本無法外出務工,於是就橫下一條心,堅持把玫瑰種好,結果既把錢掙到了,又敬了孝,還讓兩個孩子順利完成了大學學業。”

在走訪中了解到,更為可喜的是全村群眾艱苦奮斗、勤儉持家,不但專注提升生活質量,而且十分重視教育,加強對子女接受高等教育投入的力度——近10年內,全村一戶人家有2-3名大學生的就有7、8戶,而且具有本科學歷的不下35人,畢業已經走上國家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的要佔三分之一多。此外,還有一大批學子正在大學、專科學校深造。百姓目光遠大,政府扶貧扶智策略對路,正是“珠聯璧合,相得益彰”。這的的確確是最值得全村民眾驕傲的一件大事、喜事!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為了將有限的土地得到充分利用,村委會要求全村群眾始終如一地做好退耕還林,又將外出務工或無力耕作的農戶的100畝土地進行租賃,由集體經營種植玫瑰,作為集體經濟收入。

針對未來的發展,村兩委早有打算。因為玫瑰種植需要有機肥料,農戶自己家的農家肥料資源十分有限,村民要花錢從外地購買。於是村上已經著手與大型牛奶生產廠商聯營的商談,欲建設一個相當規模的奶牛場,在增加剩余勞動力就業的基礎上,力爭降低群眾外出購買肥料的成本。

“地處阿壩高原的小金,有著以四姑娘山為代表的豐富的自然風光,有以紅軍長征翻越的夾金山、達維會師、兩河口會議等為代表的紅色文化遺址、遺跡,還有藏羌回漢各民族相融合而演繹的濃郁民族風情,文旅產業的發展勢必成為縣域經濟發展的主導產業。”對新橋鄉的發展建設,鄉黨委書記漆光俊很有信心。他說:“新橋有趙家溝數以萬計的天然奇石,長海子、西海子等多個天然湖泊,且長海子的蓄水面積居全縣首位。這些自然風光幾經推介,已經蜚聲全國。而新橋人素有吃苦耐勞美德,不但熱情好客,而且美食烹飪技術遠近聞名,借助這些優勢資源和優良傳統,再加上爭芳吐艷、香飄十裡的玫瑰清香,發展鄉村旅游也是我們正確的選擇導向。”

“根據市場需求做品牌深加工,大力發展產品,利用玫瑰花的觀賞性,主動融入文旅發展之中,助力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針對陳望慧旗下的玫瑰公司下一步的這個打算,漆光俊說,新橋鄉的發展思路就是“黨建強鄉、文明治鄉、人才興鄉、產業富鄉”,把共和村建成“玫瑰核心基地”也是產業發展的具體舉措之一。依托小金玫瑰產業的整體規劃發展,受益於縣委、縣政府以及企業產業鏈的拓展,新橋鄉玫瑰種植逐步發展壯大,讓廣大老百姓從中受益,務必進一步抓好產業培植與發展這一條主線不放鬆,而以共和村為試點,帶動全鄉產業發展,走鄉村旅游發展之路,也是十分明智的選擇。

玫瑰花開了謝了就是一年,謝了又盛開就是新的一年。“舊的一年已經一去不復返,我們應該做的,就是把磨難當成歷練,把過去的美好珍藏在心間,計劃未來,輕裝上陣努力前行。生活簡單,人就幸福﹔心若簡單,人便快樂。隻要心若向陽,相信希望就在明天。永遠不會凋謝的是開在心中的花,永遠不會停止的是心中的夢想!”這是“高原玫瑰姐”陳望慧在自己微信朋友圈裡的一段話。也是在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之際,她留給關心支持她發展玫瑰產業的所有人的誠摯心語。

截至2021年,小金全縣13個鄉鎮46個村的3300多戶,共種植玫瑰13200余畝,帶動1058戶脫貧,近2000戶8000余人以及276戶殘疾人實現增收致富。她怎不為之而自豪,又怎不為支持關心其產業發展的領導、企業及群眾致謝的呢?

風和日麗,艷陽高照。盛夏時節,迎著冉冉升起的一輪朝陽,傲然生長在阿壩高原上的玫瑰花競相綻放,那鮮艷美麗的花朵一簇簇挨著一簇簇,開得姹紫嫣紅,開得婀娜多姿,著實令人目不暇接﹔尤以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散發出醉人心脾的縷縷清香,扑面而來,飄逸四方……正是伴著這陣陣花香,大匝大匝的人民幣堆滿花農的懷抱,人人臉上堆積著幸福、燦爛的笑容。此情此景,無不令人歡欣鼓舞!

劉期榮,藏族,筆名:草木、老房子·劉。1965年10月出生,四川小金人。四川省作家、攝影家協會會員,四川省雜文學會、散文學會會員,阿壩州作家、攝影家協會會員,成都市作協會員,都江堰市作家、攝影家協會會員。出版有文集《聖山情結》《格桑花開》《晚春》。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