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逐渐暗下来,日照各所小学的门口热闹起来。刚下班的家长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参加完学校课后服务的孩子们排着小队走出校门从2018年起,日照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受益于课后托管服务,有学校96%以上的学生都参与了下午的课后托管。日照被列入教育部首批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

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走进日照课后托管服务的现场,深深感受到,当地课后托管满意率“爆表”的背后,是家长理念的更新,是学校对师资力量的再分配、老师积极性的再发挥,是各方合力的结果。

于桂丽的孩子在日照金海岸小学上二年级。孩子非常喜欢人工智能的课程,这是课后托管服务的特色课之一。每周三下午,金海岸小学课后托管都要开展特色课程,学校开发了近130门课,供学生们自主选择,走班上课。选课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喜欢与否。9月底开始选课时,孩子特意“交代”了于桂丽,一定要帮他报上自己喜欢的人工智能课。名额有限,非常抢手,为此她特意定了闹钟。

每到周三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左右写完作业后,孩子们就像沸腾的饺子,冲出教室,走班去上自己报的特色课。在绘画、剪纸课上,孩子们脸上透着专注,教室只有老师指导和工具碰撞的声音;在舞蹈排练和合唱课上,孩子们跟着节拍或跳动身体,或唱出动人旋律;在人工智能操作、无人机飞行课上,孩子们几人一组,叽叽喳喳,敲代码、做演示,控制机器把积木挪到预定位置

除了周三,平时学生多以班里老师开办的班本课程为主。教师李晔君是四年级的一名语文老师,同时担任班主任,对于他们班的学生来说,周一有少先队的活动,她会给孩子们开展一些丰富的课程,比如垃圾分类活动、红色故事会等;周二是班里的语文课程,会进行汉字英雄、飞花令等拓展活动;周三她还承担朗诵和主持的校本课程;周五则带着孩子去劳动基地,去小农场看看蔬菜水果,观察果树,给它们施肥浇水。

据介绍,日照的课后服务不收取费用,家长和孩子自愿参与。因为满足了家长希望孩子早点完成作业的愿望,又满足了孩子特色发展的需求,缓解了亲子关系,减少了课外辅导费用,减轻了家庭负担等,下午的课后托管目前深受家长欢迎,家长和学生参与率一度达到了96%。

很难想象,2018年,金海岸小学刚刚推行课后托管服务时,全校不过百余名学生参与。

2018年秋季,根据教育局要求,金海岸小学开展了课后服务,当时就是为了满足有特定家长的需求,他们在放学时间没法来接送孩子。学校把开展课后服务的消息告诉了家长,但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很少有家长对此“感冒”。

据三年级老师许智洳回忆,那时有的一个班只有一两个学生报名参加课后托管,学校只好把学生集中在两个班级。合班之后,学校再根据孩子所在年级不同分排来做,孩子有需要就举手,老师去解答。“当时还是主要以看护作业为主。老师轮岗看,一学期也就轮上一两次。”

实际上,在刚开始推行的时候,很多学校都遇到类似的情况。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还走访了山海天旅游度假区实验小学和天宁小学,他们的情况都如出一辙。天宁小学从2017年建成招生,据该校副校长宋正雪介绍,2018年9月份的时候,学校招了15个班,共700来个学生,报名课后托管服务的加起来只有几十个学生。其他很多学校的参与率也在10%上下。

家长不用花一分钱,学校代看孩子,为啥家长没有积极报名参加,其中原因何在?对此,学校走访发现,一些家长对课后服务不了解,持观望态度,还有一些家长对课后服务不理解。

金海岸小学校长助理王姣了解到,当时家长们觉得孩子在学校里一天了,再参加课后服务会比较辛苦;其次还有混年级的现象,小的孩子和大的孩子在一起,家长不太放心,担心学习进度不一样,老师作业辅导没有针对性;还有些家长在外给孩子报了特长班,觉得没必要参加。

“有些家长觉得这个事就是一阵风。”日照市教育局总督学潘明福坦言,起初学校也没有经验,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课后托管服务进度不一,有的搞得好,有的搞得一般,家长就会顾虑学校课后服务能不能做得规范。

反观师生方面,在推行初期,他们对课后托管心里也在打鼓。因对课后托管不太了解,一些学生以为这会延长在校教学的时长,增加了上课时间,难免会有抵触心理。

虽然学校老师对此没有说什么,但金海岸小学的王姣能感受到在刚开始的时候,老师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积极热情去研发一些课程。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老师们批改作业、备课的时间少了,以往课后研的时间也不太充足了。很多老师只能把一些工作带回家。

大的转变发生在2020年。据潘明福介绍,日照市委市政府把课后托管服务当作一个为民办实事的项目,全力来推动,并且拿出真金白银,全力支持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最初给每个学生补助120元的经费,全市将近30万学生,补贴在3600万元,市里拿30%,区县拿70%。有了这个硬性政策,我们又再次发动推进,才逐渐把事情做成。”

据宋正雪介绍,在学校层面,2020年开始制定详细的、成熟的课后托管方案,课后托管怎么开,具体做什么内容,课程怎么安排等,学校对此都制定了可执行的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课后托管遇到的几个主要问题,也都有了解决办法。如何取得家长的信任?一些家长对课后托管本身了解不多,对于这部分家长,首要的就是让他们对课后托管有一个全面了解。

对于很多家长来说,他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素质教育,特别是在小学阶段,学习任务没有那么多的时候,家长都想趁机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和特长,相比于上文化课,反而很多家长希望孩子多参与特长活动。对此,天宁小学副校长宋正雪感受十分深刻,天宁小学的课后托管模式原本计划和其他多数学校同步,先写作业再进行特色课程,但很多家长就反映,希望能调整顺序,先进行特色课程,再写作业。

针对这种情况,山海天旅游度假区实验小学做出来宣传计划。据校长安秀红介绍,他们通过学校的公众号、召开家长会、班主任对接家长等方式,向家长说明白为什么开课后服务、怎么开、内容都有啥,课后延时服务不是统一讲课,不是统一给学生讲新课本知识,内容多是自主作业、自主阅读和社团活动的内容,特别适合学生,符合学生的素质发展需要。

“孩子在学校,家长首先关心的还是作业质量问题。”金海岸小学教师发展和课程中心副主任董潇雨介绍,学校下了大力气提升课后服务学科辅导的质量,每天下午都有相应的学科老师陪孩子完成当天作业,比起家长报辅导班,任课老师更专业,对孩子也更了解。“慢慢家长发现,孩子写作业的质量和速度都提高了,平时最头疼的拖延症,家长辅导作业的痛苦和焦虑都有所缓解了。”

早在孩子上幼儿园时,看别的家长都给孩子报班,金海岸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卜女士也给孩子报了绘画、篮球、羽毛球、主持等课外辅导班,一年费用好几万元。在参加了学校托管服务后,她停掉了大多数辅导班,孩子在学校选择了他最喜欢的机器人课程,“他很开心,家里经济负担也减轻了不少。”

为了规范课后服务,防止课后服务走形变味,教育部门对学校开展课后服务进行了重点督查。“看你搞了没有,是不是真搞,时长是不是保障了,是不是按规定跟家长签了协议,家长是不是自愿选择,再一个就是要检查课后服务质量,偷偷上课了没有,课后服务坚决不允许上课。”潘明福介绍,他们还组织现场观摩会和推进会,让做得好的学校介绍经验。

今年起,日照增加了全市公办义务教育学校的绩效工资总量,用于教师课后延时服务考核的奖励标准提升了,由每生每年120元调整为200元。

从去年起,日照将教师参与托管服务课程纳入绩效工资考核,保障和激励老师们积极开展课后托管服务。每生每年120元的补贴标准是什么概念?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走访了解到,参与课后服务的老师每学期能拿到1000至1500元的奖励,多的一年能拿到3000块钱,标准提升到200元后,老师课后服务一年的收入预计增收至5000元左右。

这对于老师有激励作用,但光靠这部分财政补贴把老师积极性完全调动起来也不现实。谈起这部分补贴,在走访中,不少老师表示,这是对老师课后服务工作付出的一种肯定,但如果说只站在报酬的角度来衡量课后服务的付出,很少有老师会主动选择。

“还是靠奉献精神,老师们在这个过程中,和孩子共同在社团活动当中也充分锻炼了自己。”安秀红表示。

在日照很多学校,学校鼓励老师将兴趣爱好和课后服务结合,打造专属于自己和学生的特色课程,增强老师的获得感。

因为打小就喜欢剪纸,金海岸小学三年级的数学老师李林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特色课程报了上去。她坦言,开了剪纸课后,课后服务成了她解压的一种方式,后来她还专门钻研了很多复杂的剪纸技艺,和孩子们一起开发。“等于是她利用课后托管,找到了一个可以放大自己爱好的平台。工资可能少一些,但她有动力干下去,课程开发带出成果之后,这种喜悦并不是用工资能够表达的。孩子因为剪纸爱上了这个老师,然后喜欢了她的数学课,这也是一个带动,互相吸引。”董潇雨说道。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在参与课后服务给予收入奖补的基础上,很多学校将参与课后服务工作量、教研创新等情况纳入教职工工作评价考核,在评先树优、职称评聘中予以倾斜,提升老师的积极性。(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时培磊 郑玥 荆新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