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贵州日报报道,王国文因涉嫌受贿,于2001年4月13日被省公安厅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执行逮捕。昨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罪将王国文推上了被告席,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检察机关审理查明,1995年7月某日,挂靠宏福总公司建筑公司的四川人黄显能、苏才学夫妻俩得知被告人王国文的小女儿王某某即将到美国留学的消息后,便商量要向王国文“表示”一下。后王国文通过其驾驶员杨某某收受了黄显能、苏才学人民币2万元。1995年8月某日,王国文小女儿王某某途经上海即将前往美国留学。上海海工阀门厂承包人陈宝镇(另案处理)安排了接待事宜。其间王国文授意小女儿收下了陈宝镇送的4000美元。1997年2月初,蔡新周、黄建芬(武汉中南机电公司员工,另案处理)在金筑大酒店将用信封装的1万元人民币交给王国文大女儿王某某,要其转告王国文这钱是给他“拜年”的。事后,王国文认可了此事。1997年5月某日,王国文在贵阳金筑大酒店收受了武汉中南机电公司法定代表人蔡新周的29000美元。1997年7月16日晚上,王国文在马场坪自己的住房内,收受了蔡新周、黄建芬两人赠送的价值60877元的纯金工艺鹰。1997年9月初,王国文在福泉马场坪镇其住房内收受了陈宝镇送的“康柏”电脑一台及打印机、操作桌椅等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3250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国文身为国家建设重大项目的负责人、国有公司总经理,利用其对瓮福矿肥基地、宏福总公司全面负责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共计收受贿赂人民币114127元及美金33000元,已构成受贿罪,请求法院依法惩处。

针对起诉书中指控的6项受贿行为,王国文称有的部分失实,有的他则矢口否认。他否认了前面两桩指控,针对第三桩指控,他辩称10000元“拜年费”他并不知情,为了和蔡新周、黄建芬搞好关系,便于以后公司的发展,他在第二年也给蔡、黄两人拜了年,并送给两人摄像机和茅台酒。这种礼尚往来是因为蔡、黄两人与铁路运输部门有关系,能解决公司在运输上的大问题。针对第四桩指控,他辩称是为了解决女儿、女婿在国外读书遇到的问题而借的款项。至于被控收受纯金工艺鹰的问题,王国文称自己确实对鹰情有独钟,因过生日,蔡、黄两人特地从武汉赶来赠鹰以贺,他也不知鹰的质地和价值,所以就收下了。

面对最后一桩指控,王国文辩称收下电脑等物后由于不知价格,他找到陈宝镇,将1万元钱送到了陈宝镇的办公室,后来又向陈宝镇赠了一些天麻和洋酒等物,他认为你来我往已经抵销,不构成受贿。在最后陈述时,王国文请求法庭裁定他无罪。

王国文及其辩护人辩称,王国文和蔡、黄两人私交不错,女儿、女婿在美国读书时遇到困难,黄建芬提出可以帮忙后,经再三考虑,他才答应接受帮助,并一再称等女儿、女婿境况好转后再还。辩护人出示了蔡新周的证言,蔡在证言中称当时王国文曾表示是借钱帮助女儿、女婿,并说以后会还。辩护人称,虽然没有立下借据,但双方有过口头约定,所以收受2.9万美元只是普通的民事借贷,不构成受贿。

公诉人指出,1997年5月,蔡、黄在贵阳悄悄将用信封封好的2.9万美金塞进王国文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兜里。公诉人称,2.9万美元并非小数目,为何没有借据,没有具体明确的还款期限,而且蔡只是将钱放进王国文的衣兜,王国文未当场清点,从这些细节来看不可能是借。以王国文的身份来说,借只是幌子,还只是客套。虽然他并没有承诺给蔡、黄等人做什么,但是事实上他给受贿人谋取了巨大的利益。

其辩护人宣读了一份蔡新周的亲笔证词,蔡称他当时和黄挑选礼物时商量:送的东西要有意义、有价值,同时也让他(指王国文)不知道东西的珍贵,以便于收藏。王国文辩称,他并不知金鹰真正价值,只以为是个工艺品,后来清理房间时,他叫服务员把一些旧书和金鹰送到大女儿家,准备把这只金鹰送给孙女当玩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