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岁的喻福良是一位残疾人,也是村里的脱贫户。如今靠种玫瑰,他家一亩地每年能挣2万元。“种玫瑰,收入稳定又浪漫,是我们山里人致富的好门路,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喻福良说,这得归功于冒水村的“玫瑰姐姐”陈望慧,“是她带我们走出了一条共富的新路子。”

由于村里土地贫瘠,农作物产量低,加之山上野猪多,经常糟蹋庄稼,村民不胜其扰。

2011年,作为村上的致富能人,敢闯敢干的陈望慧成为一名员,还当选村委会主任。她也常听到村民抱怨,“种的土豆被野猪拱,蔬菜被野猪吃。”

如何改变村里贫困面貌,带领群众共同致富?陈望慧跑去地里看,粮食虽被糟蹋,但地边的两株玫瑰却完好无损。这让她眼前一亮,玫瑰有刺,野猪不拱,能不能把种庄稼改成种玫瑰挣钱?

种玫瑰的想法被野猪“拱”了出来。为考察玫瑰种植,她第一次出远门,陆续去了甘肃、山东、云南、贵州等7个省,坚定了种玫瑰的想法。

2012年,陈望慧引进8个玫瑰品种,发动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头试种。试种很顺利,这里的一株玫瑰可开出30朵花,且品质高深受市场欢迎。同时,陈望慧还将山东平阴玫瑰与当地野玫瑰嫁接,培育出新品种“金山玫瑰”。

一个人富,不算富。陈望慧在冒水村成立了第一个合作社——清多香玫瑰种植专业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市场”的模式,鼓励村民改种玫瑰。

玫瑰种植从冒水村50亩、100亩逐渐拓展到夹金村、共和村等46个村寨,达到1.5万亩。一朵朵“脱贫玫瑰”在穷山坳次第绽放,很多老百姓凌晨戴着头灯采摘新鲜玫瑰。玫瑰花收了,就当原料卖到各地去,并辐射带动3200多户2万余人增收,村民们亲切地称陈望慧为“玫瑰姐姐”。

“去年发放了1300多万元的玫瑰花款。”陈望慧说,老百姓挣得多,积极性更高,玫瑰产业也会发展得更好。

2017年,不服输的陈望慧拿出所有积蓄,卖掉县城里的房产,并向朋友借款,筹建了4000多平方米的玫瑰精深加工厂房,市场渐渐拓展开来。

9月13日,玫瑰精深加工厂房内,工人们正在加工一批来自广州的订单——玫瑰花冠茶。“我们加工厂现有玫瑰精油生产设备4套、玫瑰花茶加工设备3套,玫瑰酱生产线套。”陈望慧说,玫瑰精油、玫瑰花冠茶、玫瑰露、玫瑰酱等产品现在都能实现就地加工。

远不止这些。“玫瑰是从群众中来的,就要回到群众中去。”陈望慧对于发展玫瑰美丽产业的想法在实践中不断更新。去年,陈望慧与深圳一家公司合作,联合开发玫瑰漱口水、化妆品等新产品。

目前,玫瑰种植已在小金县形成深加工、销售、观光旅游为一体的产业链,成长为全县乡村振兴的五大主导产业之一。开发出玫瑰花冠茶、玫瑰酱、玫瑰精油、玫瑰面膜等产品30余种,注册商标7个,甚至还销往日本、韩国、保加利亚等国家和地区。

为使群众收益更稳定,陈望慧创新探索出“支部+合作社+公司+党员+农户+基地”“六联手”发展模式,支部负责组织、监管、分红,合作社负责育苗、技术、培训,公司负责收购、加工、销售,老百姓只需负责种植、采摘,收入越来越高。

陈望慧还组织党员户、种植能手“一对一”帮带脱贫户、残疾人家庭。公司的玫瑰产业加工车间,优先照顾使用周边乡镇脱贫户和残疾人家庭劳动力500余人,每年为每个家庭增收8000余元。

玫瑰不仅是浪漫之花,更是致富花、振兴花。如何让玫瑰价值发挥出更大作用?陈望慧介绍,按照“共护、共富”的理念,在浙江的支持帮扶下,公司正在实施农文旅融合发展项目,即依托40多个玫瑰种植村的民俗风情和自然风光,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带动更多人致富增收,实现村强、民富、景美、人和,打造成乡村振兴的高原新样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