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小鱼儿。你有多久没看小说啦?想不想感受古典仙侠的热血沸腾?今天推一仙侠文,分享给大家!让你不再闹书荒!喜欢的朋友记得关注我收藏哦。

今日分享书籍:三本古典仙侠小说,每本都能让人看七八遍的神作,让你不再闹书荒

简介: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却无一人归来,只有一缕真火遗留世间。 九千年后,门派废徒叶辰,被赶出宗门,无以为家,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 这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这是一个诸天万域混乱的年代,叶辰的逆天征途,由此开始。

“外门弟子叶辰,因丹田破裂,再无缘仙修,现逐出正阳宗,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雄伟的大殿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上苍的宣判,充满了不可忤逆的威严。下方,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神色苍白如纸,听着那无情的宣判,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兴许力道过大,指甲都了手心,浸出了鲜血。丹田破裂,无缘仙修。叶辰笑了,却是满眼的悲凉。三日前,他帮宗门下山取灵药,却被敌对宗门的高手偷袭,他拼死守护灵药,九死一生回到宗门,丹田却被打碎,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只是,他不曾想到,他的忠心,在这群高高在上的人眼里,却是一文不值,竟然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将他赶出去,就像没有用的垃圾一般。“还不走?”见叶辰依旧站着不动,大殿中又有声音响起,很是不耐烦。“丹田都破裂了,还赖在这有意思吗?正阳宗从不留废物。”“养了你三天,已经仁至义尽了。”殿中不屑的声音格外的刺耳,落在叶辰耳中,恍如一根根钢针插在他的心上一般。“这样的宗门,真是让我心寒!” 沙哑的声音带着几许悲愤,叶辰默默的转身。殿外,灵山遍布,古木参天林立,灵气朦胧氤氲,云雾缭绕弥漫,仙鹤衔枝起舞,这里祥和宁静,恍若一片人间仙境。这就是正阳宗,大楚南方的一个修仙宗门。但是,如今这一切,在叶辰眼中,都显得那么冰冷,让他忍不住抱着身体瑟瑟发抖。“我说吧!还是被逐出宗门了吧!”叶辰刚一出来,就有门派弟子对其指指点点,有嘲讽,也有轻叹。

简介:万年前,混世大魔王林天在人界成为无敌传说。万年后,林天修‘轮回弑天决’重回故里。曾经他创建的第一大宗已经成了不入流门派,而徒弟们又下落不明,最可恶的是徒孙们被人欺压。一怒之下,林天一手撕天,一脚跺地,让…

天阳城,林家武道场上,即将开启成人礼。成人礼,是各个林家子弟名扬天下的第一步。只见一个个少年少女,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在台上,除了林家重要成员外,还邀请了城主,以及天阳城内各大家族的人一起观赏。可有一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却在玩泥巴,嘴里还喃喃笑说,“来,变个龙!”“来,给我变成一颗大树!”“来,给我灭了这些神魔!”对于这少年,那些围观的弟子们却窃窃私语起来。“这小子,真是疯子!”“也不知家主为何要收养他!”“谁让家主膝下没儿女?”“那也总比捡一个傻子来,要强吧?”众人口中说的傻子,正是林天,也是当今林家家主林耀收养的义子,而且据说还是十几年前,家主在云妖山内从禁区抱回来的。

只不过这林天从小就疯疯癫癫的,而且智商犹如三四岁小孩一样,甚至说的话,更是疯人疯语,还动不动要灭天灭地。可恰恰林耀把他当宝一样,给他各种药材,甚至还找各种名医,结果花费了十几年,依然毫无起色。“林家主,你的儿子,也成年了吧?”坐在那忧愁,身穿白色麟甲的中年男子,看向边上坐着的一青衣男子问了起来。

那青衣男子一把八字胡须,此人正是林家家主,只见他愣了下回神道,“是的,城主。”白色麟甲男子,正是天阳城城主,天武,只见他眉头一皱,却无奈摇了摇头,“你儿子这样,我怎么忍心把我女儿许配给他?”“天城主,这。”林耀自知林天确实配不上天武的女儿,毕竟她可是天阳城第一美女,还被认为千年的奇才,又怎么可能嫁给自己捡来的一个外人。可林耀把林天当成自己儿子,已经有十几年,要说没感情,那都是假的。

简介: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PS:本书不悲剧!

大奉京兆府,监牢。许七安幽幽醒来,嗅到了空气中潮湿的腐臭味,令人轻微的不适,胃酸翻涌。这扑面而来的臭味是怎么回事,家里的二哈又跑床上拉屎来了….根据熏人程度,怕不是在我头顶拉的….许七安家里养了一条狗,品种哈士奇,俗称二哈。北漂了十年,孤孤单单的,这人啊,寂寞久了,难免会想养条狗里慰藉和消遣….睁开眼,看了下周遭,许七安懵了一下。石块垒砌的墙壁,三个碗口大的方块窗,他躺在冰凉的破烂草席上,阳光透过方块窗照射在他胸口,光束中尘糜浮动。我在哪?许七安在怀疑人生般的迷茫中沉思片刻,然后他真的怀疑人生了。我穿越了….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强势插入大脑,并快速流动。许七安,字宁宴,大奉王朝京兆府下辖长乐县衙的一名捕快。月俸二两银子一石米。父亲是老卒,死于十九年前的‘山海战役’,随后,母亲也因病去世……想到这里,许七安稍稍有些欣慰。众所周知,父母双亡的人都不简单。“没想到重活了,还是逃不掉当警察的宿命?”许七安有些牙疼。他前世是警校毕业,成功进入体制,捧起了金饭碗。可是,许七安虽然走了父母替他选择的道路,他的心却不在人民公仆这个职业上。他喜欢无拘无束,喜欢自由,喜欢纸醉金迷,喜欢季羡林在日记本里的一句话:——于是悍然辞职,下海经商。“可我为什么会在监狱里?”

今天的推荐已经全部奉上! 想看什么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评论区给小鱼儿留言,谢谢大家的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