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欧冠两回合被矿工双杀并不光鲜,但这绝不是离队的贝尔HAPPY的理由,事实上他跟皇马前队友的关系并不差。只因在久别重逢的热刺,昔日伯纳乌的玻璃人不但可以摧城拔寨,而且如媒体所言“收复了久违的信心。”

英超第7轮对阵布莱顿,替补上场的贝尔200秒后头球打进制胜球,热刺斩获本季首个主场胜利的同时,威尔士球星被压制的情绪似乎也得到了释放:“这种感觉太棒了。”

要知道上一次贝尔在正式比赛中收获进球还要追溯到1月份的国王杯,那时候围绕他的新闻要么是将帅不合,要么是不堪大用,负面新闻的漩涡让贝尔的形象跌入谷底。

因此,久旱逢甘霖固然可喜可贺,但当时也有不少人将贝尔快乐的前提条件设置为情怀因素。毕竟贝尔曾这里贡献“两点一线,贝尔最短”的激情瞬间,也曾构建过英超最佳球员、英格兰足球先生以及最佳年轻球员的美好回忆。

——即便皇马承担了他的一半薪水,但贝尔30万英镑的周薪已是热刺顶配,为老功臣凯恩和孙兴慜鸣不平的声音不在少数。

——即便他在新热刺的地位是从替补开始过渡,但能否最终形成化学反应还是一个未知数,此前贝尔在后C罗时代的皇马并没有拿出抢眼的数据。

——31岁的贝尔已经失去了以往凌厉的速度感,而比目鱼肌的伤病隐患也让热刺与他的关系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这三点刀刀见血,就足够“杀死”他跟豪门的姻缘,但竞技世界就流行着“赌”。

热刺主席列维一直对贝尔念念不忘,当初出售贝尔时就曾与皇马达成过一份协议:“在2019年6月30日前,热刺可以匹配任何英超俱乐部对贝尔的报价。”虽然回归之日早过了时间点,但白纸黑字的条约足以展现热刺对贝尔的热情和期望。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列维出动私人飞机接贝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煲着一手好汤的穆里尼奥也适时的安抚人心:“贝尔非常的稳定,非常的成熟,他比任何人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此外,上赛季的贝尔在齐达内麾下只有屈指可数的1092分钟上场时间,印象分相当模糊,区别于以前的脆弱,让威尔士球星作壁上观的并不是伤病,而是主帅的用人之道。

或许,没有绝对的孰是孰非,但一场持续一年之久的分手闹剧对于个体和集体而言都是精神损耗。相看两不厌何其难,憋着一股劲的贝尔换个地方证明自己的念头并不是一时兴起,但伸出的橄榄枝的热刺让他的激动情绪得到了饱和,大概这就是缘分。

在热刺,熟悉又陌生,毕竟7年的光景沧桑了一些面孔,也沉淀了一些梦想,加盟之初的贝尔说:“我希望尽快找到比赛的状态,真正能给予队伍帮助。”

相对于在伯纳乌的替补席上摆弄睡姿,他的口吻属于接地气的诚实,虽然有很多人认为从皇马到热刺有退步的嫌疑,但相对“有球可踢”和“快乐踢球”的层面,贝尔毋需遮遮掩掩,甚至在竞技面上可以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与皇马的暂别谈不上友好,但没有人能抹杀他在银河战舰的功劳。数据显示,7年白色时光里他为银河战舰出场251场,打入105球68助攻,随队拿到了2座西甲、4座欧冠和4座世俱杯冠军,2014年和2018年两次欧冠决赛的关键入球更是让他留名青史。

回忆过去并不意味着纠缠从前,贝尔离开皇马是解脱,租借热刺也是最好的缓冲。事实总是胜于雄辩,故事也总是需要主角去书写,对阵布莱顿的制胜球是贝尔时隔7年166天为老东家打进的首个进球,如果不是疫情,他理应享受在掌声之下,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信心被重燃,期望被叠加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想看一下越来越好的贝尔。

当初贝尔远走高飞后,多少热刺死忠都在从别人快如闪电的背影中想起当年情,现在他回来了,年纪和伤病史纵然无法篡改,但热血和情怀一样一直在涌现。

对阵林茨的欧联杯,3-3的结果让穆里尼奥有了加练的惩罚措施,但贝尔在比赛之中无愧于自己的承诺,虽然一粒点球让他职业生涯的总进球数达到200粒,但他努力融入团队的样子才是真正的风景。

上半场的他在边路秀花活,面对两人的包夹防守闲庭信步,只可惜很有分寸感的横敲被队友错过;下半场的他努力用力所能及的速度制造威胁,获得单刀后的贝尔并未贪功,而是将皮球无私的传给了门前的孙兴慜,可惜韩国人的跑位太过靠前,错过绝佳机会。

现在的热刺属于凯恩和孙兴慜,作为雇佣兵的贝尔虽然有洗刷过去的动力,但他在团队中心甘情愿扮演绿叶的态度击碎了很多流言蜚语。他曾经光芒万丈,也曾经一落千丈,或许真正的觉醒只是源于一段经历,可以是效力皇马时先甜后苦的日子,也可以是效力热刺时步步为营的样子,现在31岁的他来得及救赎,来得及重新验证自己的战斗属性。

索内斯就在专栏中提到了贝尔的球星效应:“由于贝尔的加盟,热刺能够重回到欧冠席位上。我并不是指他们将成为冠军的争夺者,但是他们有能力从利物浦、曼城和曼联身上拿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